joypan_06

第二篇日记 -- 关于黄磊、青春和友情

      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4770066?from=search&seid=6987026670721394786

       我在想我的青春期是不是比别人来的晚一些。别人在十七八岁的时候有着各种各样的情绪,而我在二十五六岁的时候才感受到这些。我有个大我六岁的姐姐,记得我在上小学的时候,她在大衣柜里藏了一盘“似水年华”的磁带。后来被我妈发现,妈妈们总认为这是青春期堕落的征兆,勒令她把磁带还掉。姐姐换了个地方藏这盘磁带。看来她有个正常的青春期。

       我不记得那盒小磁带的封皮上,低头浅笑的男生究竟长了什么样子,只依稀记得他身后悬挂着的蓝印花布。

       多年以后,我二十四五。毕业了开始工作,工作过于平凡和琐碎,与那个意气风发的学生时代有太大落差。下班回家,茶余饭后,我看了一些综艺,从极限挑战到向往的生活,黄磊的样子又渐渐清晰起来。他是我从小就知道的一个人,从那盒磁带上。

       他真是一个聪明的、厉害的人,这是我看到的现在的黄磊。我看着那些综艺,喜欢他却不迷恋。直到我看到一个视频,他在陈志远的纪念演唱会上,看他絮絮叨叨的向天上的人说起近况,看他举起饮料杯向着天空,里面藏着酒。我忽然就想起了,这就是那个在乌镇的蓝印花布前面,低头笑着的男生。

       我说是不是,我的青春期终于来了。但来的不是时候,二十五六了,在一个并不怎样的工作岗位上,要去自己挣前途。这时候多愁善感,不合适。想想黄磊是个太幸运的人了,有才华、有感情、有颜有钱。他在三十的时候拍了似水年华,他说这是做一个记忆,向一个时代告别。忽然觉得,像他这样有才华的人才适合多愁善感,人家一善感,就能出一片子。而我们,顶多多叹口气,多吃点东西,多看部电视剧,消化好这些酸酸胀胀的情绪,该面对的生活琐碎和低劣,一样不少就在原地等着你。

      现在的黄磊胖了,烟火气了,他说自己享受现在的生活,平凡人生烟火气,我相信。但我却喜欢上了那个二三十岁的黄磊。他看过所有风光,享受起洗羹做饭。而我们还什么都没有,我们向往着才高八斗,向往着傲气凌云,向往着最最庸俗的成功。他把一段一段人生,活出最令人羡慕的样子,而我们的人生,是不是一条绵延不绝的土路。

       说回似水年华吧,陈志远等了他一个通宵,第二天早晨,在二楼的餐厅里,陈老师递给黄磊一个耳机,然后按下play,耳机里放的是似水年华的旋律。黄磊哭了,说可能是拍戏累了。更可能是,他们的灵魂终于碰在一起。我总是顶顶羡慕高山流水的友谊,从顾嘉辉黄霑,到陈志远黄磊。旁人看着高山流水,他们自己嬉笑玩闹。思维的相契是世界上最美的重逢,他们一定有好多生的羁绊。我有要好的朋友,没有高山流水的朋友。因为我自己就不是高山、流水,不是伯牙、子期。所以我只是羡慕,羡慕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四十岁之前的黄磊,是同一个黄磊。四十岁的黄磊向友人告别,也向自己告别。没有了陈志远,大概像没有了心灵的护持,没有人再在乎他那些奇妙的想法,和深邃的情感。所以他成了另一个黄磊,是神算子、黄小厨,也很好,没有之前的那么好。黄磊在一篇文章里写到,友谊并不是一份必需品,也不是奢侈品,而是一份收藏品。我相信在烟火气的胖磊磊的心底,仍然收藏着那份高山流水的友谊。而我也将长久地向往着这样的友谊。

       该面对的年轻的人生苦恼,我也努力不退缩。


苹果雪梨汤

2017年12月13日

       南方十二月,天气就开始冷的人经不住了。南方人时常打趣说,冬天发热靠抖。天冷影响工作效率,下午三时哆哆嗦嗦的,肚子也有些饿。我和母亲不约而同放下手里的活,寻思做点暖身的小食,当点心。我们冷天有时会炖雪梨汤喝,是种很聪明的吃法,既可以享受到水果的美味,又不会吃的胃里结冰。听说还可以去火,此处不表。正巧家里还有苹果,母亲想搞点创新,将雪梨与苹果同炖。我问她:“你以前做过吗?”,她说没有。也行,试试吧。

       做法非常简单,将梨和苹果用刀削小片,置于锅中,加矿泉水没过果肉,大火煮沸,炖个十几分钟即可。主要为将水果弄热了吃,于营养一道不甚讲究。舀一碗果肉带着汤汁,甜蜜蜜的,气味不赖。爱甜的人亦可在其中加冰糖或蜂蜜,我更爱原味的。汤汁微酸甜,与纯雪梨汤的香甜不同,想是加了苹果的缘故。煮热的雪梨脆甜不改,苹果肉则变得酸软,与生苹果差异甚大,滋味不佳。想来前人们大概也做过很多“实验”了,所以一直传下来都是雪梨汤而非苹果汤。

       坐在窗边热腾腾喝完一碗,外面的空气依旧凛冽清晰。天暗下来,不一会儿就要到饭点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于北京求学四年,受过暖气的恩惠,却依然想念着、爱着南方的冬季。


第一篇日记 -- 我们为什么活着和黄霑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想叫做“黄霑和我们为什么活着”,然则会有“黄霑为什么活着”的歧义,我想表达的意思是两部分,近来陷入霑叔坑的所思所想,以及我们为什么活着。这两部分大概是有先后顺序的,先听了想了黄霑,而后想了我们为什么活着,但为避歧义,只得前后颠倒。


        废话不多说,但这种没人看的日记不是废话又是什么呢,哈哈。


        大概一个多月前入了黄霑的坑,好像是从听2003年霑叔狮子山下演唱会的沧海一声笑开始的吧。深深为之折服,侠气纵横,豪气纵横。又得知黄霑次年逝世,登时心里一绞,就搜罗文字影像资料,陷进去了。想想,若是霑叔还在世,就不会惋惜,也难说会去看其他资料,也就没有这一段crush了,人啊。我姑且叫做crush,因为喜欢黄霑尚只一月,虽然我现在仍热爱着他,然而回看自己爬过的一个个墙头,对自己很没信心。哈哈,我这爱时轰轰烈烈,过后喜新厌旧的性情也像霑叔吗?


        最先看的视频里头就有《今夜不设防》,至今仍在回味,好看好看,嘿嘿。霑叔,蔡澜,倪匡,得友如此,夫复何求。三人的人生态度,蔡澜倪匡更豁达,黄霑更热烈,我羡慕蔡倪,却更喜爱霑叔。近来对活着、怎么活和生死的想法,可能更多来自蔡澜,可能是因为三人中也就蔡澜仍活跃在媒体上,讲座、出书、微博等等,因此观闻他观点的渠道多些。而霑叔已远走,倪匡么,是个从不回头的逍遥仙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世间有那么多中活法。有一生痴于钻研的科学家,朝闻道夕死可矣;有手握大全的政客,我真不知道他们在干嘛,好像很厉害又不快乐的样子;有各路明星,光鲜亮丽,靠流量活;有芸芸众生,上班下班带娃炒股看电影喝奶茶;又有困于生计的家庭,苦苦哎哎满面风霜;又有困于生计且生患重病的人,简直是悲苦的生活而仍求生。所以,我们应该怎么活?
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我没有明确的观点,我多希望有人能给个让我信服的答案。蔡澜说,最好的人生就是吃吃喝喝,烦恼都是自己想出来的,不去想就没有了。他一生真是恣意潇洒。我同意,却觉得实践起来并不容易啊!人生真累,好像有把无形的手推着似的,让我去争上游,去努力,去拼。话剧《断金》里富小莲说:“四万万人都争着冒尖儿,出门不扎的慌吗?”,是这个理儿,但要你自己一个停下来,看着周遭的人往上窜,却不是那么容易。又想,像蔡澜这些人,怎么好像年纪轻轻就不说功成名就吧,至少用度宽余,他们这是不争就成功了啊,这是怎么回事?站着说话不腰疼?好像又不是,思来想去,大概是才气高、能力强的人不懂普通人罢了。诶这钢琴不是弹两下就学会了么,学会了不就可以写歌了么,这日语英语法语还不是练几天的事儿?所谓老天爷赏饭吃,挡都挡不住。但不可否认,几位都是在各自领域下过苦工的,但能够明确看到自己擅长的领域,且做一样成一样,本就说明天赋异禀了。像我辈,从小读到大的书,成绩不差,但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,一到离开校园,真是如黄老霑所说:路随人茫茫!大概蹉跎几年后,就可以安心上班下班带娃炒股看电影喝奶茶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最怕的是,我没有才子的头脑,却长着颗才子的心呀,我偏要想这无益的问题!既然怎么活想不清楚,那退一步,想想为什么活吧。这一想不要紧,更觉悲哀了。人生有哪些苦?身体上的,从感冒发烧这痛那痛到开刀癌症等等等等,心理上的,工作的压榨复杂的人际关系不得不笑脸相迎的傻逼等等等等。人生有哪些乐子呢?不过看场球吃顿好的加个薪艹下对象而已。我说,人生有十分之九的时间,人在处理不愿意做的事,有十分之一的时间在享受,这不为过吧?比方说,你喜欢上班还是喜欢放假?大部分人都喜欢放假,那一年放十分之一(36天)的假可了不得了不得了,其他十分之九,人不过是为了生存。既如此,倒是为何一定要生?!直白点说,死了的话不是可以免去这负十分之八的苦么!想到这,我又想了想为什么不去死的原因,于我,只能想到一下几点:1. 死很难受(没有安乐死的推广);2. 舍不得美食;3. possiblely做 爱很爽(我尚未尝试过男女之事,因而无法证实这点);4. 对父母的责任。然而这几条,都不是什么热烈向往生的原因,不过是擦边球或责任束缚罢了。所以我真心求教聪明的你们,有什么特别好的不去死的理由吗,是源于对生活热望的原因就更妙了!


        诶呀呀,霑叔已然走了,他一生轰轰烈烈,看的通透,却又真真热爱生活。记得在他晚年的一次清谈节目里还玩笑的说道:“我怕死嘛!”,想来霑叔是真的热爱生活的。如果霑叔还在,蔡澜说他肯定会玩微博,那我就可以问问他了,或许聪明的霑叔可以用几个字道破!


【Kingsman】流感(Harry/Merlin 无差)

回馈a life君的kindness,我的第一篇kingsman同人,文笔很差,然而有什么关系呢><


呆在索马里这个鬼地方6天后,Eggsy正在任务的收尾阶段,现在唯一要做的不过是在无政府军的枪林弹雨中撤退,然而这些对身经百战的Eggsy,不对,是Galahad来说,实在算的上小儿科了,何况还有Merlin强大而精准的撤退指挥。


然而,这次Merlin的后援与往日有些不同,下达口令的反应时间比平时慢了0.2秒,是的,起码,Eggsy认为这不容忽略。


Eggsy心里有些恼火,Merlin可不该拿他的性命开玩笑,当然双方都知道这种层次的阻击无法对Eggsy造成任何威胁,但Merlin的态度不可原谅,麦克菲*不该对出外勤的骑士表现出任何的怠慢,这种情况以前可从来没发生过啊。Eggsy一边思考,一边撑开伞精准地送了追近的民兵一人一枪麻醉,然而一不留神,脚下一绊,左脸颊撞在道边凸出的砾石上,"Ouch!" Eggsy不满地大呼,用手摸了摸,没血,淤青总是一定的了。Eggsy不禁在心里对Merlin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看吧,都是Merlin害他心不在焉。对自己夸张的瘪了瘪嘴,Eggsy紧赶几步,上了Merlin安排好接应的飞机。


Eggsy在飞机上揉了揉脸,一心想着一会儿立刻去找Merlin理论,他料想,Merlin一定会说这种难度的撤退根本难不倒Galahad,不!eggsy脸上的淤青就是Merlin不恪尽职守的证据!


下了飞机,eggsy立刻接通了专线,“Merlin,你在哪儿?”eggsy明显感到那头的声音迟疑了一会儿。


“... 在Arthur的病房,你过来吧”


“病房?Harry怎么了?!!”刚刚脑子里所有的一切都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,Eggsy的声音因为肾上腺素的急速飙升而轻微颤抖。


“哦...eggsy别紧张,harry没事,流感罢了”。听出了Merlin的声音里隐隐的笑意,放松下来的eggsy心里的不爽又增了几分。


到了kingsman基地,eggsy直奔harry的病房,进门前,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不敲门。eggsy还没走过玄关,就听到Merlin沉稳的声音“eggsy, 礼仪”。


去他的礼仪,这是eggsy看的病房全景后脑子里冒出的第一句话。【两名恪守礼仪的绅士之间或许不该有如此亲密的画面?】——harry,不,以示尊敬,kingsman的Arthur,正靠坐在床头,看不出一点生病的样子,脸上还带着一丝笑意,Merlin,他们的魔法师,坐在床边,正用双手帮病人揉着太阳穴。


eggsy呆在那里半天没说出一句话,当然,这不是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,去他妈的,他也不是少儿,但怎么说呢,他的两位导师的旁若无人让他陷入了某种尴尬境地。


“eggsy, 任务完成的很棒”,Merlin先开口了,他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,harry.该死的.hart还一脸享受地看着eggsy。


任务,对,任务,eggsy终于从老男人相亲相爱的画面中回过神来,他是来找Merlin抱怨撤退指挥问题的!


“咳咳”,eggsy清了清嗓,“Merlin,我想你这次指挥撤退状态不佳”


“eggsy,如你所见,我还得照顾一位病人”,eggsy用JB担保,harry在Merlin看向他时显得更虚弱了一些。。


“我想,流感,应该比不上让一位骑士安全撤退来的重要?”


“Galahad,当然,我是不会允许一位骑士在撤退时出现任何危险的,但你现在不是完好无缺的在这里吗”


“不”,eggsy想如果说出脸上的淤青恐怕会招来取笑,毕竟别说kingsman了,街头小混混也没几个会把这玩意儿叫做【受伤】,“咳咳,但我想魔法师应该没有治愈流感的功能?”eggsy还是向右转了转身好让那块淤青显示出来。


“harry说他头疼”,Merlin的语气透着了然的无奈,却隐藏不住的关心,他的导师更虚弱地点了点头以示同意。


操,eggsy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,这次是朝两个人,“我们都得过流感,Merlin,恐怕没那么难受?”eggsy说着更将身子向右偏了偏。


Merlin忍不住被eggsy的动作逗笑了,“好了,Galahad,你已经转过了使淤青看起来最大的角度,现在,去医务室处理一下,赶快回家休息”


eggsy有种小学生被母亲拆穿轨迹的懊恼,他低吼了一声,走向房门。


“还有,eggsy,我们都得过流感”Merlin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

”那确实挺难受的,不是吗“,eggsy宁愿自己没有回头去看,魔法师正用自己的额头轻触对方的额头,温柔地试着体温。




胡诌完才发现我的harry自始至终没说话hhhhh什么鬼,,,写的很烂,脑洞而已,无论如何,送给a life君~